做得比较好的都是专业运动品牌,6-12月收复回调跌幅后加速上涨

2017年是“十三五”各项利好政策得以实施的重要之年,纺织品服装出口或将扭转连续两年下降的趋势,进入大发展、大调整时期。  今年以来,我国纺织业更加积极地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号召,并向纵深方向发展。中国纺织骨干企业主动进行国际布局的意识明显提高。与此同时,在外贸企稳回升的形势下,今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也面临着严峻的贸易摩擦形势。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导致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双重挤压我国外贸出口。与此同时,特朗普新政和英国脱欧等“黑天鹅事件”频发,使得我国纺织服装外贸走向不确定因素陡增。  趋势1  纺织业“走出去”向纵深发展  今年以来,我国纺织业更加积极地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号召,并向纵深方向发展。随着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等“五通”不断加强,中国纺织业在“走出去”进行全球布局、产能合作的能力不断提升。  新闻回顾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于3月在上海正式宣告“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成立。截至11月底,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的成员数达到104家。这是中国纺织业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大举措,也标志着中国纺织业从产品出口驱动向出口与国际产能合作并重的重大转折。今年,中国纺织业“走出去”的步伐进一步提速,足迹遍布越南、缅甸、摩洛哥、突尼斯、匈牙利、罗马尼亚、南非、意大利、美国等。9月,由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主办的2017中国纺织业“走出去”大会在南京举行。会议期间来自多国的重量级嘉宾竞相发言,引发对中国纺织业“走出去”的热烈探讨。  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埃塞是“一带一路”沿线上的重要国家。今年5月,埃塞俄比亚总理与中国纺织企业家见面会在京举行。中国纺织企业代表们把握此次难得的交流机会,与总理和埃塞代表进行了深入沟通。6月,中纺联领导第三次率领企业代表团前往埃塞进行投资调研。代表团与埃塞俄比亚总理顾问阿尔卡贝博士在总理府举行了见面会,双方就合作备忘录的下一步深入合作进行交流和探讨。11月,中纺联第四次组团出访埃塞。本次代表团与埃塞俄比亚总理特别顾问等埃塞代表,以及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进行了工作会谈,并与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临时代办进行了交流。代表团认为我国纺织企业在汽车用纺织品和再生纤维等细分行业与埃方具有较大的合作空间。埃塞十分重视与中国纺织企业的合作,不仅将纺织服装业列为国家重点发展行业,更在财政部、海关、投资委员会等政府部门设立中国事务办公室,协助中国企业到埃塞俄比亚进行投资合作。目前中纺联已将埃塞俄比亚列为纺织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国别。  趋势2  外贸止跌回稳趋势明显  2017年是“十三五”各项利好政策得以实施的重要一年,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化和企业转型升级步伐的加快,外贸结构进一步优化。有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有望扭转连续两年下降的趋势,全年出口增速以美元计将在1%~2%之间。  新闻回顾上半年,我国纺织品和服装分别出口531.5亿美元和711.2亿美元,纺织品同比增长1.7%。大类商品的出口量均同比保持增长:纱线、面料分别增长5.2%和7.9%,针梭织服装合计增长3.9%。1月~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1357.8亿美元,同比增长0.4%,其中出口1242.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持平。  下半年逐月对比来看,7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275.7亿美元,同比增长1.6%,其中出口254.9亿美元,增长1.4%。1月至7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1633.5亿美元,同比增长0.6%。其中出口1497.5亿美元,增长0.3%。8月,汇率短期内快速波动不利于出口,在一定程度上阻滞了8月出口持续增长的步伐。纺织服装单月出口在经历了连续5个月的增长后再现负增长,但降幅不大,且出口额仍保持扩张态势,环比实现增长,出口整体形势依然向好。9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259.8亿美元,同比增长5.1%,其中出口237.5亿美元,增长4.3%。今年前9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累计2178.6亿美元,同比增长0.3%,其中出口1997.8亿美元,下降0.1%。10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236.8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其中出口216.8亿美元,增长1.2%。1月~10月纺织品服装贸易额2415.4亿美元,同比增长0.4%,其中出口2214.6亿美元,下降0.01%,基本持平。11月,全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合计231.15亿美元,同比增长8.02%,较上月增速提高6.7个百分点。其中,纺织品当月出口99.89亿美元,同比增长11.31%;服装当月出口131.26亿美元,同比增长5.65%。1月至11月,全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总额2432.5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57%。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总额997.86亿美元,同比增长4.02%。  通过以上数据可以预测,201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或实现小幅增长,较去年有明显改善。  趋势3  “黑天鹅”事件引发连锁效应  今年1月,特朗普正式宣誓就职美国总统。他上任以来积极推行新政,动作频频。为推行其制造业回归美国本土和消减对外贸易逆差政策,8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决定是否展开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301调查”。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继续适用“替代国”做法之后,特朗普政府于11月正式告知世界贸易组织(WTO):美方反对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12月,特朗普政府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出炉,将中国列为“竞争对手”。日前,特朗普还签署了自1986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法案将于2018年1月开始实施。  英国于今年3月启动脱欧程序后,日前,欧洲理事会正式认可了英国和欧盟第一阶段谈判成果,并宣布欧盟同意启动第二阶段谈判,其中不确定因素陡增。  新闻回顾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今年10月,我国对美纺织品服装出口继续保持增长,增幅2.9%。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分别增长9.2%和0.6%。前10个月对美累计出口378.9亿美元,微增0.4%,其中针梭织服装出口量增长2.5%。从出口国别看,我国出口美国的纺织品服装金额约占我国出口纺织品服装总金额的16.6%。另据美国海关统计,前9个月,美国自全球进口纺织品服装881.1亿美元,其中中国占36.2%的市场份额。可见,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对美国市场相对平稳,并实现微幅增长。从近期增势明显的出口现象观察,我对美纺织品服装出口贸易前景可期。而且,美国减税对我国出口型企业短期有利,中长期效益待观察。  尽管“301调查”举动引发各界对美采取单边行动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但纺织品没有成为今年特朗普政府贸易调查的主要目标,部分是因为中美纺织品贸易是双向的。10年来,中国向美国出口纺织品总量大幅增长。中国如今也是美国纺织品出口的第四大市场。另外,2016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5243亿美元,比建交之初增长了209倍;双边服务贸易额超过1100亿美元;双向投资累计超过2000亿美元。与此同时,1980年至2016年,这36年间美国对华贸易救济调查涉案总金额不到300亿美元。两组数据对比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中美之间经贸往来,合作共赢才是主流。  自去年四季度开始,我国对英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开始走低。今年,我对英出口持续下滑,前三季度累计同比下降9.7%。反而,近两月我国对欧盟出口额实现持续、小幅增长,10月同比增长3.5%,其中纺织品增长5.6%,服装在经过连续4个月的下降后恢复2.7%的增长。但欧盟增长的基础仍不牢固,增长势头能否保持仍然有待观察。  趋势4  企业并购国际品牌步伐加快  今年,我国纺织骨干企业主动进行国际布局的意识明显提高,并以全球视野进行产业链上下游优质资源、先进研发能力和技术、终端渠道等领域的投资与并购,以此构筑起了国际竞争新优势。企业到海外投资合作,一方面规避了贸易壁垒、降低了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将企业的营销网络、物流渠道与研发中心建到了产品销售的国际市场,通过对生产、研发、物流、配送、营销各个环节的资源优化配置,有效地整合了国际国内两个市场。  新闻回顾以阳光、华芳、联发、无锡一棉、无锡金茂、广东惠达为代表的20余家中国纺织企业陆续与埃塞俄比亚签署投资合作备忘录或正式协议,部分项目已经落地;天虹、百隆东方、华孚色纺、雅戈尔、鲁泰、新大东、裕纶等企业在越南的棉纺投资合计已超过250万锭;申洲国际、即发、东渡等针织服装大型企业已基本构建国内和东南亚产能紧密配合的接单模式;在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和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中国纺织企业主动整合全球产业链优质资源,例如江苏天源以服装智能化生产之路,成功进入美国。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山东如意集团今年继续大举展开收购行动。今年3月,英国百年品牌Aquascutum(雅格狮丹)以1.17亿美元出售给如意。10月,如意就收购美国聚合物及纤维供应商英威达(Invista)服饰和高级面料,包括知名品牌莱卡业务签署了最终协议。11月,如意又以1650万美元收购以色列男装集团Bagir的54%股份,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这个规模较大的纺织服装产业链相对完整的企业正将其全球化触角延伸得越来越广。兼并收购之路让如意进一步整合全球优质资源,迅速扩大其国际产业布局。  趋势5  行业积极应对频发的贸易摩擦  在外贸企稳回升的形势下,今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也面临着严峻的贸易摩擦形势。从贸易救济案件的形式看,进一步呈现多元化的趋势,除传统的反倾销调查外,双反案件、反规避案件均有所涉及。以往,发起贸易救济案件的国家多是单一运用反倾销或反补贴手段,现在出现了同时使用的情况。也就是说,发达国家使用贸易救济手段愈发成熟,发展中国家从法律、立法以及政府机构上也积极跟进并运用上述手段,这对我国纺企在应对时的专业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应该看到,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长期存在,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将双重挤压我国外贸出口。  新闻回顾2017年上半年,我国纺织业就遭遇新立贸易救济案件8起,预警案件2起,涉及美国、印度、哥伦比亚、土耳其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案件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3%。新立案件涉案金额近4.3亿美元。预警案件涉案金额近10.7亿美元。上半年我国纺织业遇到的贸易救济案件呈现出几个突出特征:一是印度再次进入案件高发期,上半年的8起案件中有6起来自印度。预警案件中的人造纤维织物反倾销调查涉案金额高达9.5亿美元,对企业出口影响较大;二是美国案件重出江湖。近年来纺织服装领域案件的发起国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但是今年上半年,美国对我聚酯短纤发起了双反调查,是时隔6年后再次对纺织服装行业发起原审调查,其背后的发展趋势值得关注;三是化纤产品涉案集中,10起案件中有8起针对化纤产品,分别是:聚酯短纤2起,人造纤维、聚酯长丝纱线、腈纶织物、粘胶长丝、部分取向丝(POY)和高强力纱各1起。尤其是聚酯短纤类产品,是贸易救济调查的重灾区。  进入下半年,印度商工部于8月23日发布公告,对我带织物(BeltingFabric)发起反倾销调查。10月27日,印尼反倾销委员会(KADI)决定对我出口至印尼的聚酯纱线(SpinDrawnYarn)发起反倾销调查。11月,美国、加拿大、欧盟、澳大利亚市场纺织及鞋类产品被召回的共有52例,其中与中国相关的有19例。虽然行业遇到的贸易救济案件呈现多发态势,但是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在以商务部为主导的四体联动应对机制的日趋成熟,企业的应诉积极性有所提高。在各方积极努力配合下,案件被控制在对我国企业出口影响最小的范围,通过行业相关机构积极联系进口商及下游产业,建立抗辩同盟,从而最大程度上争取利好结果。

2017年大宗商品市场浮沉起落,行情跌宕起伏,2017年12月31日BPI指数为965点,照年初863点上涨102点,涨幅为12%,965点也是年内的最高点,最低点为6月8日的822点。截止年末,大宗商品价格与2012年末基本相当。  从生意社大宗商品价格指数BPI走势来看,2017年大宗商品整荡走高:1-2月,BPI延续2016年涨势;3-5月,行情回调;6-12月收复回调跌幅后加速上涨,距离周期内最高点1019点(2012-04-10)也只差54点。  从BPI走势来看,大宗品商品上涨行情还远未结束。经历了近5年的低迷后,大宗商品在2016重新进入景气周期,商品的价格重新洗牌、定位,2017年在2016年基础上再上台阶,2018年大宗商品仍有望进一步走高。  据生意社价格监测,2017大宗商品八大行业六涨二跌,九大特色产业指数七涨二跌,涨幅排前的商品有:双氧水、环氧氯丙烷、氢氟酸、钴、液化天然气等;跌幅排前的商品分别为:丁二烯、盐酸、顺丁橡胶、丁苯橡胶、天然橡胶等。详情分析请关注生意社推出的2017年度大宗商品数据解读专题:zt.100ppi.com/zte/2017spjd.html。  生意社还推出了2017年终大盘点,汇集能源、化工、橡塑、纺织、钢铁、有色、建材和农副八大行业的数据盘点、关键词盘点、大事件盘点、各商品年度分析,再现2017年大宗商品风采。2017年终大盘点专题:zt.100ppi.com/ztb/2017pd.html

来自法国的时尚运动品牌“HALEBOSS”,日前在佛山大沥永旺梦乐城开设第4家国内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HALEBOSS在2017年下半年进入中国市场,在农历新年来临之前,HALEBOSS还有6家门店将陆续开业。  “这是我们引进的第一个外国品牌。”从2016年前的服装原料、代工出口,到拿下HALEBOSS的中国独家代理权,广州吉尔雅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尔雅”)总经理叶俊国向记者回忆,“十年前时尚类的运动服饰品牌比较少,做得比较好的都是专业运动品牌,国内服装品牌也大多都没有自己的设计,用料上也没有这么贴近生活,舒适感和功能性都很强。”  叶俊国的一番感慨跟中国运动服饰产业的发展阶段分不开。近几年运动服饰产业增势喜人,除了老牌龙头耐克和阿迪达斯之外,国外品牌的安德玛、Reebok、彪马等品牌也纷纷发力中国市场,国内则有安踏、李宁、匹克、特步、361°等品牌长期共存。相比较传统的休闲服饰,运动服饰领域的创业者和资本也较为活跃。  活跃的背面是品牌良莠不齐和市场不断洗牌。国内运动服饰存在品牌多、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科技感更强、从功能性向时尚性转移等趋势显现,给企业研发带来新的考验。  市场复苏  HALEBOSS是1958年春天便已经诞生的成熟品牌,产品涵盖服饰、鞋子、饰品等,此前已在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开设销售机构。吉尔雅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拿下HALEBOSS的中国代理权前后耗费了数年时间,直至去年才签下代理合约。经过一年筹备,今年HALEBOSS从设计开发到运营等环节实现本土化之后才在中国落地。  叶俊国也告诉记者,国外品牌会一般关注中国企业是否运营过相关品牌,市场渠道和供应链实力如何。他说:“现在国内是全民运动,有一股健康运动热潮,生活消费水平也不断升级,对运动服饰的搭配、生活性提出了新的要求。而中国消费市场在国际上非常旺,国际品牌也需要加速进入中国,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机会。”  国内运动服装产业曾有过一段火爆期,但到2012年,国内体育用品行业爆发了全行业库存危机,安踏、李宁、匹克等谁也没能逃过。  服装行业观察人士、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记者表示:“运动服饰市场‘熄火’开始于2008年前后,当初所有品牌押宝北京奥运会的热情很高,产能、营销、开店都有点超前、过剩了。加上当时还是订货制,各大品牌逐步到2013年实现去库存、研发转型慢慢转换,后来经历了电商冲击搭建柔性供应链,才有了现在的市场和品牌规模。”  借着这一股热潮,HALEBOSS进入了中国市场,也开始了跑马圈地。按照吉尔雅的规划,农历新年来临之前HALEBOSS共计会在中国落地10家门店,目前其余6家已完成选址和前期筹备工作。这一数据在2018年年底将增加至100家,三年内其计划开设门店目标为500家,2023年计划目标为1000家。经营模式上,前期100家门店将以自营为主。  叶俊国告诉记者,一般店面面积会设立在150平方米左右,已开业的门店目前销售额最高一个月为五十万。在开设品牌店之余,HALEBOSS也正在进驻一线城市大型购物中心,打造成300㎡的品牌旗舰店。不久前,HALEBOSS的京东旗舰店悄然上线,线上、线下闭环显然也是HALEBOSS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服装产业一边频繁开店一边关店潮的特殊现象,同样出现在运动服饰领域。都市丽人电商CEO沙爽直言:“都市丽人去年有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关店,70%的店是主动关店,因为我们发现渠道结构上发生了重大转变,2014年我们开始涉及电商,电商上的增长非常迅速。”  程伟雄进一步表示:“运动服饰店的生态不像之前盲目开店,购物中心店、社区店逐渐超越街边店,现在要通过社群营销来把店铺服务场景做好,还要根据客流的导向来选择开店策略,满足客户关系管理和客户体验管理越来越重要。”  品牌升级进行时  开店容易运营难。对于HALEBOSS这类初入中国市场的外资品牌来说,迅速打响知名度实现品牌形象输出,是争夺市场份额的关键。  记者走访发现,HALEBOSS在佛山大沥永旺梦乐城选址颇为微妙,其店面左边是阿迪达斯,右边是耐克,对面是佐丹奴。根据HALEBOSS的定位,其主要面对25-35岁的年轻消费群体,产品价格为298元-1999元,属于高端运动服饰品牌。  而从城市来看,二三线城市是HALEBOSS布局的重点,其已经开业的4家店铺中,东莞、佛山占了三家,另外一家开在广州。叶俊国指出:“现在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能力不低,尤其是珠三角城市,一线城市市场规模毕竟是有限的。另外二三线城市的开店成本也低一点,我们现在更倾向于开商超店,很多街边店不仅成本高,周边品牌也参差不齐。”  除了老牌运动服饰企业,新的竞争对手也在不断增加。欧睿咨询向记者提供的研究结果指出,大多数新品牌在发展早期,盈利速度赶不上业务扩张速度,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扩大业务规模并发展新的业务形式。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许多投资机构也在关注运动服装领域新出现的公司和品牌。  “国内外都有很多名不见经传的运动服饰品牌在暗暗崛起。”程伟雄告诉记者:“但是从品牌效应上看,短期内很难超越老牌企业。现在主要还是国外的品牌在走进来,国内头部的品牌也在逐步走出去,并在国内外做一些多品牌延伸,发展到现在北上广深跟国际市场接轨的程度已经很高了。”  叶俊国也指出,生活、时尚类运动服饰市场增长非常快,专业运动服饰现在只占据了一部分。“专业运动服饰的设计比较单调,布料也比较简单,跟时尚、生活相结合之后要求不断更新布料款式和功能,对舒适度要求比较高,兼顾防晒、防风、防水等。”他说  但这恰恰是国内品牌原先不擅长的。程伟雄直言,“国内品牌原先是模仿比较多,个性化、功能化、创意类产品还是外资做得比较好,原先国内品牌的重视程度也不够,现在有足够的品牌运营能力和资本能力去做品牌升级。”  不断升级背后,运动服饰带来的效应也是明显的。如安踏2009年就收购了还处于亏损状态的FILA,后者在今年上半年宣布营收占比已经达到了全集团的20%;申洲国际2016年财报显示,运动服饰、休闲服装与内衣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5%、25.7%、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葡亰平台游戏2927-官方登录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