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棉、印度棉现货表现差强人意,并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纺织企业明显较少

在传统的家纺作业中,大批工人戴着口罩,聚精会神地在缝纫机前踩踏缝线,可在湖南长沙高新区的梦洁家纺生产车间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吊挂式传输加工系统在电脑上接单后,根据生产工艺的要求,机器15分钟就将一套完整的四件套成品制造出来,一天下来,日产量可达1100床,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整个车间只有寥寥几个工人在简单操作和巡视。  梦洁家纺智能生产线上已实现无须人工搬运环节,吊挂式传输加工省时又省力。  员工只需在特定的工序上操作机器、巡视产品情况。  梦洁家纺已然脱胎换骨。这是因为企业建立了一个大型数据库,电脑可以自动算出产量、产品、工艺以及工人工资等等,根据这个系统,匹配了独有的生产线,它与传统作业方式完全不同。  梦洁家纺从手工作坊、劳动密集型企业迈进智能制造3.0+。  梦洁家纺自2008年搬迁至长沙高新区时就开始谋划转型,目前已从手工作坊、劳动密集型企业成功迈进智能制造3.0+,剑指4.0。  10年前冒险追逐智能化  梦洁家纺的智能化改造要追溯到10年前。当年,梦洁家纺搬迁到高新区,董事长姜天武便下定决心:“到了高新区就要有高新技术企业的特质。”当时的梦洁家纺产品高中低档全线覆盖,销量也不错。但在家纺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姜天武认为,这个行业入门起点不高,市场上其他品牌层出不穷、追兵不断,若要快人一步,必须大刀阔斧改革。  要不要采用智能化?据悉,为此董事会争论了一个通宵,有人担心“当时国内没有这个先例,一条生产线需要投资200多万元,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要将作业区域搬空,另起炉灶,如果做不成,也许将面临‘灭顶之灾’”。大家最终还是被姜天武说服了,统一了认识。  随即,姜天武带队到全中国、全世界进行考察,他们带着决心走南闯北,看国际一线品牌是如何建立数据库的。  智能化因为工序复杂,需要一个个来改进,因此,每个工序使用的可能是不同国家不同厂家的设备,有的是从德国进口,有的是从意大利进口。“把机器进口回来,再自己进行组装,一边研发一边摸索,从无到有,我们对标了世界最先进的生产线,像ZARA、优衣库等,他们全部是按照这个信息化系统来做的,我们在国内第一个建立了这个生产系统。”  说起梦洁家纺这些年的“智”造进程,姜天武脸上透露着骄傲,“成功没有捷径,智能制造不可能一蹴而就,梦洁花费了10年时间,现在可以说达到了智能制造3.0+,但是,我们的目标是4.0。”  老员工从多面手变“专家”  平一车间平缝工序廖云华来公司13年,基本都是做工序难度最大的产品,也连续6年被评为特别技师、首席技师。  在智能制造推动下,大量男工加入梦洁生产工作中。  回忆起当年的工作场景,廖云华记忆犹新,车间内缝纫机响声很大,缝完一批,自己还要负责拖来下一批重重的布料,缝制好的被套要一件一件挂上去,日复一日,很多人体力跟不上,效率也越来越低。  现在,产品从下料开始,到最后打包入库,全部实现了智能化生产,员工只需在特定的工序上操作机器、巡视产品情况。设备升级了,厂房都是机器在运转,以前总是低头干活的,现在要抬头巡视,不少工人因为不适应,头常常撞到机器。“起初我们不理解,但是真正操作熟练起来,发现确实更方便、更简单。现在,我们日产量1100床4件套,只需要15分钟,8个人就可以完成。换成以前,同样的生产量,我们需要15个人才能完成,而且一天哪有可能干得完?”廖云华这样说。  智造绣花。  除了效率得到提升,工人的技能要求标准也有所改变。有了智能制造以后,对工人技艺要求降低了,一个人只需要干好一件事,比如检查缝线质量,在减少劳动力的同时,提升了产量。“当第一条生产线建立起来,我们的效率提升30%以上,生产成本下降20%至30%。”主管生产的副总张爱纯骄傲地说,“而且,因为工人只需做专一的工序,效率得到大大提升,工资反而提高了。每天工作结束后,电脑就会自动算出工人一天的工资,工人对自己每天的工作量一目了然,更是一种激励。这对家纺行业来说,是一种创新。”  线上下单线下体验“快感”  去年“双十一”,一位来自长沙开福区的客户抢购了梦洁美颂长绒棉四件套,10分37秒后,快递员将货送到客户家中并成功签收。这成为了电商界的一个传奇。  在快速消费的时代,梦洁家纺说打通线上线下,物流成为公司首要工作之一。通过运用全新现代家纺行业信息管理系统,对公司的仓储系统以及货运物流过程进行更高效地升级,将运输、仓储、整理、配送、信息等环节有机结合,在智能生产后端形成完整的供应链,有利于产销信息和市场信息的沟通。同时,通过自动分拣装置的合理配置,可重新对工作人员进行分配和分工。  随着智能制造的升级,梦洁家纺跨出了第二步——智慧门店。以前一个门店顶多陈列10余个品类,智慧门店可以提供给顾客成千上万的品种进行挑选,客户甚至可以个性化定制,指尖一点,可在专柜和销售终端直接下单到车间,做到小批量、多批次、个性化定制。与此同时,通过信息化手段的收集,能够及时跟进市场,知道哪款花色顾客更喜欢,哪款产品需要改进,让生产更精准。这些智能创新,都源于信息化。  看看智能工厂到底能干啥?  自动锁边▼  自动切断▼  自动叠毛巾▼  各种生产数据一目了然▼  据悉,现在还有自动毛毯机,每分钟可完成5条毛毯!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日前发布的《关于推荐第三批绿色制造名单的通知》中,绿色供应链部分首次将纺织服装列入申报范围,鼓励行业中代表性强、影响力大、经营实力雄厚、绿色供应链管理基础好的核心制造企业申报绿色供应链管理示范企业。  近年来,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把“科技、绿色、时尚”作为纺织行业新的定位,倡导行业以绿色原料、绿色设计、绿色生产、循环应用为抓手,持续不断地推进纺织行业绿色发展。不过,纺织行业绿色发展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在实践中需要不断改进理念,抓住重点,特别是亟待在绿色供应链发展上寻求更大的突破。  一、创新管理方式
强化协同转型  纺织工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带来了大量的能源资源消耗及污染物排放。根据2012年环境统计数据显示,在被调查统计的41个工业行业中,纺织业废水排放量23.7亿吨,居第三位;纺织业COD排放居工业行业中的第四位。  为破解资源环境约束,加快纺织工业绿色发展,在加强政府监管的同时,还需要创新环境管理方式,特别是要加强市场化和社会化手段的应用,形成政府监管、市场驱动和公众参与的协同管理机制,打出一套组合拳,推动企业绿色转型发展。绿色供应链管理是一种基于市场的创新性环境管理方式,依托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企业形成的供应关系,以采购为纽带,通过核心企业开展的绿色供应商管理、绿色采购等工作所形成的正向激励,带动上下游企业绿色化水平共同提升。  就纺织行业而言,其产业链条长,制造过程产生的生态环境影响大;终端产品的季节性特征明显,而且属于易耗品,社会需求量大。通过打造绿色供应链,发挥企业特别是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形成“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格局,可以对纺织产品设计、生产、流通、销售、回收、再利用、处理等环节进行环境管理,同时推动设计商、供货商、生产者、物流商、经销商、消费者等多方主体行为方式转变,进而形成环境友好型的纺织品生产和消费模式,降低纺织品全生命周期的生态环境影响。  二、完善制度环境
引导企业大力实践  近些年,国家出台了《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绿色制造工程实施指南(2016-2020年)》《纺织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关于开展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的通知》《绿色制造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导则》等一系列政策标准,实施了绿色制造示范等支持项目,积极引导纺织等行业领军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纺织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试点,构建从原料、生产、营销、消费到回收再利用的纺织循环体系,培育绿色供应链示范企业。”
根据《关于开展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的通知》,工业和信息化部已经围绕绿色产品、绿色工厂、绿色园区和绿色供应链四个重点领域,开展了两批绿色制造示范工作,在刚刚启动的第三批示范工作中,绿色供应链示范领域新增了纺织服装行业,这对于发掘纺织行业优秀的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树立行业典型,带动产业绿色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除了国家推动之外,一些第三方机构也开展了相关实践。2008年,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启动“清洁始于设计”项目,引导跨国服装品牌和零售商打造绿色供应链,以减少相关工厂产生的环境影响。自然资源保护协会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20多家印染企业通过相关改造,全年累计节水近400万吨,节煤逾3万吨,节省成本逾800万美元。  2014年,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共同开发了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用于评价纺织、电子等行业的企业供应链环境管理表现。《2017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显示,H&M、GAP、阿迪达斯、耐克、溢达、李宁、雅戈尔等纺织企业打造的绿色供应链,已经具有一定的行业示范作用。  三、找准切入重点
全面提升绿色水平  从全球视角看,国外纺织企业率先将绿色供应链运用到实践中,一些跨国企业已经成为了行业标杆,或多或少地带动了产业绿色发展。从国内视角看,虽然已存相关政策标准,也出现了一些企业实践,但是真正从事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的国内企业还微乎其微。为了调动广大纺织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积极性,建议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提供明确的方向指引。由于大多数纺织企业对于绿色供应链的认知度并不高,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做。因此,主动延伸企业社会责任,并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纺织企业明显较少。为了引导企业参与,一方面建议组织行业专家及优秀企业深入地方,特别是长三角、珠三角等纺织企业集聚区,开展绿色供应链政策宣贯和经验分享工作,提高企业对此项工作的认知和理解。另一方面建议出台《纺织服装行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导则》,率先以团体标准或者行业标准形式呈现,条件成熟后再将其上升为国家标准,为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提供模式参考;探索出台《纺织行业绿色供应链评价指标》,为政府或第三方机构发掘优秀纺织企业,提供更为客观的判断依据。  其次,形成稳定的正向激励。推动纺织工业绿色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多个环节、多方主体、多项制度、多个机制,很难一蹴而就。其中,生产环节最为关键,上游企业的绿色生产是绿色供应链管理的重点。推动纺织品绿色生产,最为重要的是降低水耗以及减少相关污染物排放。为此,需要开展生态设计、改进生产工艺、购置先进的环境治理设施等工作。但这对企业来说,往往意味硬投入,而且这些投入会沿着产业链逐级传递,最终体现在终端纺织品销售价格上。从全生命周期看,绿色纺织品的环境影响降低了,但是其价格却升高了。在尚未形成绿色消费氛围的现状下,绿色纺织品很难获取市场竞争优势。为破解此困境,在加严环境执法及司法力度的同时,还应形成稳定、持续的正向激励,特别是加大对绿色纺织企业的税收减免,以及放低绿色信贷、绿色债券审批门槛,使企业能够从绿色行为中受益,以此调动起广大纺织企业参与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的热情。  再次,抓好工作的关键环节。纺织品产业链条较长,涉及纤维制造、纺纱、织布、印染、制衣、水洗、包装等多个环节,当然不同环节的生态环境影响也会有所差别。其中,印染环节的生态环境影响最大。因此,应抓住问题的关键,重点引导印染品采购企业去打造绿色供应链,以此可以带动印染企业提升绿色生产水平。此外,生产终端纺织品的企业也需要重点关注。与产业链条上的其他企业相比,这类企业处于产业链末端,对整条产业链的带动性较强,若能建立起科学的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可以对产品设计、生产、运输等环节进行全面环境管理。在锁定这两类主体后,可以引导市场份额占比较高的企业率先去打造绿色供应链,以取得事半功倍效果,最大程度带动全链条绿色化水平提升。除生产企业外,大型电商平台、超市及商场也具有较强的行业带动性。这是因为终端纺织品主要在这些大型平台或场所销售。通过引导这类主体去打造绿色供应链,特别是把好绿色采购关,对供货商进行科学管理,可以将激励效果逐级传递到纺织品生产及物流企业,带动相关企业提升绿色发展水平。

近期储备棉轮出挂拍新疆棉资源数量明显减少,保税、即期装运的高品质外棉选择空间更窄小,除少量转港的美棉外,澳棉、印度棉现货表现差强人意。虽然棉花“基差报价”随郑期主力合约下跌回落,但国内纺企和中间商询价、采购、提货的积极性并不高。8月14-16日,储备棉轮出新疆棉的日成交率仅59.8%、54.81%、48.76%(较2018年3-7月份大幅降低),说明外贸公司、服装企业、棉纺织厂等终端产销环节不景气导致纺企担忧加剧,主动降低参与储备棉竞拍。随2018/19年度新棉上市的脚步越来越近,大部分内地棉花贸易商、中小纺企也基本上暂停了疆内监管库询价、提货,整个现货市场陷入少有平静、僵持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葡亰平台游戏2927-官方登录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