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杭州和意大利科莫都是跟丝绸相关的两个重要城市,构建现代纺织产业发展的新体系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强调,未来的5-10年,中国纺织服装产业依然处在风险高发期与转型碰撞期。全球视野下,必须用全局的立场对中国纺织工业面临的风险进行重估。成本动荡、产业转移与出口增速下滑、政策红利的减弱,都使得中国纺织工业的优势重构变得迫在眉睫。  孙瑞哲18日在2012年中国纺织创新年会上表示,新经济条件下,传统纺织服装产业的优势重构与跨越式成长,已然成为新的发展战略命题。传统制造业不断在迎接与新商业模式、新消费模式的正面交锋。制造业数字化、生态文明、跨界融合正在刷新未来纺织服装产业的运行界面,为产业结构自身的高度化、合理化,平添了一抹时代的亮色。同时,要素资源日益凸显的稀缺性,更需要中国纺织仔细考量资源配置的机会成本与效率,立足于由“投资导向”向“需求导向”的基点转换,为发展寻求新的内生动力支持与核心竞争优势支撑。  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陈大鹏在2012年中国纺织创新年会上说,到今年三季度的时候,有关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纺织业的发展有企稳回升的趋势。但是全年来看,整个行业应该说仍在从紧和严峻的形势下运行。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中国纺织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也使得其转型升级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司长王黎明认为,今年是“十二五”规划实施的关键一年,面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国际竞争加剧的新形势,中国纺织行业积极转变发展方式,加快结构调整,克服了需求减少、成本上升、国内外棉花差价加大等不利的因素。规模以上的企业增加值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区域协调发展取得了积极进展,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持续提高,国际竞争力得到了进一步巩固。  王黎明强调,未来中国将形成数量庞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而作为国民经济传统支柱产业、重要的民生产业,纺织业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同时这也对劳动密集型的纺织工业形成更大的压力,今后中国纺织工业必须着力增强创新驱动的发展新动力,构建现代纺织产业发展的新体系,更多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升、创新管理,依靠节约资源、循环经济来扩大推动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环保部近日致函13个经济综合部门,建议针对《环境保护综合名录(2012年版)》(简称“新名录”)的有关产品、工艺、设备,制定针对性的经济政策、监管政策,鼓励企业采用环境友好工艺、环境保护专用设备,并遏制“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产品(简称“双高”产品)的生产、使用和出口,促进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升级。《经济参考报》记者独家获悉,相关文件涉及化工、染料、涂料、农药、无机盐、制药、有色、焦化、炼焦、纺织、冶金、矿业、轻工、建材等14个行业,包括敌敌畏、沥青、味精、成品皮革、管式铅蓄电池、平板玻璃、黄连素、抗生素等多种常用生产品和消费品。  新名录与国家经济政策对接  记者获悉,根据国务院要求,环保部近日形成了《环境保护综合名录(2012年版)》;同时,还针对新名录研究提出了相关政策措施建议,发函至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商务部、央行、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安监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部门,供其制定和调整有关政策时参考。  2007年以来,根据国务院有关工作部署要求,环保部组织有关工业行业协会和有关研究机构,开展了环境保护综合名录编制工作。  环保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道,新名录共包含“双高”产品596项,重污染工艺68项、环境友好工艺64项,环境保护专用设备28项。其中包含了与“十二五”期间四项总量控制污染物关系密切、排放量较大、减排潜力也较大的“双高”产品近20个;包含与重金属相关的“双高”产品150余种;包含大量有毒有害、直接危害人体健康的产品,如含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农药产品,含致癌芳氨的染料,危害海洋生态的有机锡系列、防污涂料等;包含具有高环境风险特性的产品接近400种。  这位负责人解释称,综合名录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将环境保护的需求与国家经济政策和市场监管政策直接对接。  他进一步说,历次综合名录在国家有关部门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取消出口退税的商品目录、禁止加工贸易的商品目录《国家部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生产工艺装备和产品指导目录(2010年本)》等政策中,已经得到较为直接和深入的运用。安监部门、银监部门都先后转发综合名录,要求在安全监管和信贷审核中,将综合名录作为重要依据。  参与新名录编制工作的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综合部主任葛察忠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推动工艺提升和技术换代,是推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这位负责人也指出,编制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就是要通过对产品、工艺、设备进行深入分析、科学论证,来反映其对环境的影响,通过有差别化的政策,将资源稀缺程度和生态价值内化为企业内部成本,强化企业的生态环境责任。同时,通过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采取差别化的经济政策和市场监管政策,遏制“双高”产品的生产、消费和出口,鼓励企业采用环境友好工艺,逐步降低重污染工艺的权重,并加大环境保护专用设备投资,达到以环境保护倒逼技术升级、优化经济结构的目的。  鼓励环境友好工艺和环保专用设备  “以保护环境优化经济增长,是新名录的目的和落脚点。”环保部相关专家说道。  对此,环保部建议,经济部门采取激励政策,鼓励企业采用排放小、污染轻的环境友好工艺,购置专门用于环境保护的设备,促进企业切实加快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步伐。一是对环境友好工艺,实施鼓励性的产业政策,并在国家有关工业行业准入条件中,予以鼓励和扶持;二是对采用环境友好工艺的相关项目,予以信贷支持;三是对环境保护专用设备实施税收鼓励。  对此,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副会长张明宇建议,制药企业工艺变化的资金需求很大,希望银行系统提供信贷支持,财税府部门提供专项资金,科技部门在“863”“985”等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引导技术创新,多方面鼓励抗生素生产从化学法转向生物酶法这一环境友好型工艺。  中国炼焦行业协会科技环保部副主任曹红彬则建议,国家在甲醇汽油、煤制天然气等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减免税费、提供补贴,对改善能源结构,减少污染物排放是有好处的。  上述环保部负责人称,环保部门将继续总结综合名录的政策运用效果,根据经济政策和市场监管政策的特点,补充、完善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建议,发挥综合名录更为积极的作用。  葛察忠透露,以钛白粉为例,虽然2007年被财政部、税务总局列为“取消出口退税的商品”,也在短期内起到抑制出口的作用;但由于国际市场需求是刚性的,又找不到其他替代品,出口量下降会导致产品价格上涨,因而出口值减少幅度不大,再加上国内厂家的产能反弹,因此中长期的出口产值的抑制作用是有限的“新名录仍然需要动态调整,适应限制或禁止‘双高’产品出口的新要求。”葛察忠说道。  建言取消53种“双高”产品出口退税  葛察忠说,为了鼓励环保,遏制污染,产业政策上应该有保有压。  对于“双高”产品,环保部也提出了诸多方面的约束性政策建议。特别是针对仍享受出口退税优惠政策的53种“双高”产品、仍在开展加工贸易的64种“双高”产品,分别向有关部门提出了取消出口退税、禁止加工贸易的建议。  一位“中国环境宏观战略研究”课题组专家对记者说,我国现行贸易体系在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存在环境效率低下的问题,即我国出口产品(包括货物与服务)的平均资源消耗污染强度较大,虽然贸易是顺差的,但环境是逆差的。  但有外贸专家告诉记者,今年出口形势十分严峻,年关将近,全年外贸增长10%的目标恐难以完成,因此,调整出口退税率需综合多种因素,选择最佳时机。  举例来说,在焦化行业,沥青产品主要采取间歇法焦油加工工艺(重污染工艺)和焦油蒸馏采用常压、减压或常减压连续蒸馏工艺(环境友好工艺)。前者的沥青烟、苯并芘等强致癌物的排放量远高于前者。  在炼焦行业,土法炼焦和炭化室高度小于4.3米焦炉(不含3.8米及以上捣固焦炉)炼焦工艺生产的焦炭被列为“双高”产品。由于近年来煤炭价格一路上扬,而焦炭价格原地徘徊,土法炼焦的盈利空间已经被大大压缩;4.3米以下(不含4.3米)焦炉也被纳入工信部《淘汰落后产能指导目录》,新上项目的准入门槛已经提高至5.5米及以上的捣固焦炉。但曹红彬表示,由于4.3米焦炉仍未被纳入《淘汰落后产能指导目录》,且仍占焦炭总产量50%,生产同等焦炭的推焦、装煤次数偏多,粉尘污染物等排放量仍然较多。  再以制药行业为例,常用药黄连素(盐酸小檗碱)主要采用植物提取法(重污染工艺)和化学合成法(环境友好工艺)。前者使用黄柏树皮,每吨产品消耗80吨黄柏树皮,一般为手工小作坊式生产“三废”基本不治理直排,目前的产量占比仍有40%。  葛察忠也透露,随着抗生素等原料药向西部地区产业转移,传统的化学法(重污染工艺)如果得不到改进,对当地环境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记者获得的相关文件显示,对“双高”产品的约束性政策建议还体现在纳入国家产业政策、国家有关行业准入条件,实行有差别的信贷政策,纳入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加强市场监管、严格上市或者再融资审查等方面。

原材料短缺涨价、人工成本一涨再涨、全球经济低迷、外贸出口萎缩、消费力下降。作为传统产业之一,国内甚至全球的丝绸产业近年来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阵痛。而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与丝绸相关的两个城市中国杭州和意大利科莫,选择了互相给对方做靠山。  最近,杭州正式与欧盟丝绸界的大佬意大利科莫建立丝绸促进联盟。这意味着,两个城市将强强联合,推动全球丝绸产业的健康发展。出任第一届联盟主席的中方和意方代表分别是杭州市丝绸行业协会会长费建明以及意大利丝绸协会会长朱塞佩·毕安奇。  中国杭州和意大利科莫都是跟丝绸相关的两个重要城市。中国丝绸产量全球第一,而杭州的丝绸产品年销售额占到全国20%以上,目前杭州丝绸产业在文化传承、科技创新、时尚引领等方面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而科莫是意大利的丝绸重镇,也是欧洲最重要的丝绸设计、生产、销售中心。“目前,欧洲除了法国、瑞士等少数几个还有丝绸产业的国家之外,意大利的丝绸销量占到整个欧洲的80%左右,在欧盟中具有绝对的发言权。”费建明说。  出任联盟副主席席位的丝绸企业均是杭州和科莫丝绸行业的龙头企业。比如杭州的副主席席位包括了达利(中国)有限公司的董事林典誉、万事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屠红燕、金富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文峰、浙江凯喜雅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钱国明。而意大利出任副主席席位的包括了欧洲重要的丝绸制造商TARONI
SPA董事长米歇尔·卡内帕、SUCCESSORI GIUSEPPE CATTANEO
SPA董事长麦皮欧·坎塔卢皮等。  根据双方的合作协议,建立丝绸促进联盟之后,除了进行资讯交流、新产品和流行趋势的发布、检测技术的交流和提升等,杭州和科莫的丝绸制品设计师、技师、学生等还有机会到对方实习和工作。联盟同时向双方的伙伴机构,比如法国、瑞士以及中国各地的丝绸协会实行开放。  “中国杭州与意大利科莫在丝绸领域的深度合作,除了技术交流和合作,同时也为双方的丝绸企业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费建明说,“意大利科莫除了在丝绸设计和营销方面的优势,目前也是欧洲丝绸消费最为集中的地方,对于推动杭州丝绸企业的出口,也有一定的帮助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葡亰平台游戏2927-官方登录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