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针将所向无敌提升其经济效果与利益,意大利共和国失掉工作率上升至12.6%

2月24日,2013年统计公报公布,在全球聚焦的目光中,中国经济交出一份不平凡的成绩单。这是直面巨大压力,应对多重挑战的一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自然灾害频发,多重矛盾交织。这是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一年——面对近年来少有的复杂局面,党中央、国务院从容应对,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统筹施策,精准发力,取得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就业增加、物价稳定、结构优化、效益提高、民生改善的良好局面。 中国经济“整体平稳”,圆满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预期目标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面临严峻形势。从外部看,发达经济体复苏进程迟缓,部分新兴经济体增速下滑、通胀再起;从国内看,一季度,中央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5月下旬开始,银行间市场出现“钱荒”现象;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出现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困难比预料的多,但结果比预想的好。压力当前,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从容应对挑战,奋力攻坚克难,圆满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预期目标:——2013年经济实际增长7.7%,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形势下,中国经济增速仍然居前。——在宏观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同时,2013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比上年上涨2.6%,涨幅低于预期目标。——进出口稳中有升,全年货物与服务进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7.6%和14.7%。——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10万人,超额完成全年目标。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5%,略低于上年末的4.09%。——财政收入稳定增长。全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比上年增长10.1%;其中税收收入增长9.8%。——城乡居民收入继续增加,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311元,比上年增长10.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1%……“2013年,中国经济全年实现7.7%的经济增速,无论与世界平均经济增速相比还是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增速相比,都是独一无二的。特别是这样的增速是在中国努力实现结构调整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实现的,可以说是非常优秀的表现。”世界银行东亚与太平洋地区副行长阿克塞尔·冯·托森伯格说。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谢鸿光指出,中国经济增长超过年初确定的预期目标。从季度增速看,去年各季度增速始终处于7.5%至7.8%的合理区间内,最高与最低增速的差值只有0.3个百分点,波动幅度明显收窄。而全年7.7%的增速,对应的增量是49375亿元,大于1994年GDP总量。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则用“稳、进、好”这三个字概括2013年中国经济运行的总体特征,即“整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向好”。他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和物价的搭配,“某种程度上在全球恐怕也是独领风骚”。同为金砖国家,巴西、南非、俄罗斯CPI月度涨幅都在5%以上,印度则维持在9%以上的高位。相比而言,中国的物价涨幅处于较低水平。在北京大学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中心研究员蔡志洲看来,中国经济总体下行已持续3年,但在2013年有所不同:2013年经济增速始终在7.5%至7.8%之间小幅波动,说明“中国经济已经基本确定了新的平稳增长区间,这是标志性事件”。 结构优化转型,中国经济实现“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新局面在空前压力下,能保持经济“整体平稳”已不平常,要实现“稳中有进、稳中向好”就更不简单。透过2013年统计公报的一连串数据,我们从中读出了中国经济结构的进一步优化:——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达到46.1%。——全年劳动生产率、企业利润额、资源和能源利用效率等都实现了稳步提高,其中全社会劳动生产率比上年提高了7.3%,全年单位GDP能耗下降了3.7%。——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8%,快于规模以上工业2.1个百分点。——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22.2%、22.8%和18.4%,分别比东部快4.3、4.9和0.5个百分点。——年末全国城镇化率达到53.73%,提高1.16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为3.03,比上年缩小0.07……“在较大的下行压力下,党中央、国务院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底线思维,保持住了政策定力。”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中国经济增速虽然看似下了一个台阶,但质量和效益却上了一个新台阶。”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室主任牛犁认为,第三产业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是历史性变化,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到了新阶段表现出的新特征。第三产业将逐步成为主导产业,对吸纳就业、保护环境和支撑传统制造业升级都将起到关键性作用。事非经过不知难。深入了解过去一年间,党中央、国务院创新调控思路和方式,推出一系列旨在释放内需潜力、化解过剩产能、发展新兴产业等政策措施,就会理清中国经济发展的脉络。2013年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提出,要着力释放内需潜力,大力发展绿色消费和服务消费。扎实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积极推进产能过剩行业调整,坚决遏制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支持服务业新型业态和新型产业发展。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7.6%,较上年同期回落0.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9.3%,创2009年10月以来累计增速最低。进出口持续回落,二季度同比增速从首季13.5%回落至4.3%。在不出台新的大规模刺激计划的同时,中央连续出台了加快棚户区改造、减轻小微企业负担、发展节能环保产业、促进信息消费等一系列措施,精准发力扩大内需、支撑实体经济发展。中央还大力淘汰钢铁等落后产能,要求按照尊重规律、分业施策、多管齐下、标本兼治的总原则,坚决遏制产能盲目扩张;同时,加强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服务业的扶持力度。“2013年经济最大的亮点就是结构改善。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钢铁等落后产能加快淘汰,中国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冯飞表示。“通过创新宏观调控方式,中国形成了一整套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的新的宏观政策体系。正是在这种新的宏观政策体系作用下,中国经济才能在2013年找到新的平稳增长区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说。中国经济结构向好,也引起了国际媒体和经济界人士的注意:《华尔街日报》援引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利克的话说:“中国领导层已经意识到转变增长模式的必要性。但这种转变将以一种中国模式来实现,包含了很多步骤,成功实现这样的转变将赋予中国经济更多动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认为,随着第三产业发展,中国经济将可以更低的经济增速满足充分就业的需要,因为服务业每单位GDP需要的工作岗位数比制造业和建筑业要多30%。全面深化改革,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动力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分水镇小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办事员汪敏,不久前就近在分水工商所拿到了新申办的公司营业执照。“原来至少要10个工作日才能办结的证明、环评、验资等审批事项,现在不用跑到30多公里外的县城,只用5个工作日就能在家门口办妥。”汪敏告诉记者。去年以来,杭州市先后两次清理削减行政审批事项,清理减少的事项占原审批事项的52.1%。全市承担审批职能的处室由原来的201个减少到51个。杭州是全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一个缩影。2月15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再次取消和下放64项行政审批事项和18个子项。至此,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约400项。在大刀阔斧精简机构、简政放权的同时,一系列有利于添活力、稳增长的改革措施密集推出。据初步统计,截至今年1月,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已出台改革性文件100余份。省区市党委和政府已出台改革性文件200余份。疏理过去一年来中国经济走向会发现,改革犹如一条红线,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各个环节。——放开贷款利率管制,使民间资本的市场能量得以强力释放;——建立上海自贸试验区,使外贸投资环境进一步改善;——对小微企业暂免增值税和营业税,使市场主体减轻负担、快步前行;——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在地方试点的基础上,即将在全国全面铺开;——在投融资体制改革方面,推动民间资本有效进入金融、能源、铁路、电信等领域;——国有企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措施如春潮一般竞相涌流,激发了市场活力,推动了转型升级,促进了公平正义,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深圳市平安达金晨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韦先生,几年前就想和朋友创办一家小微企业,由于门槛太高,一直拖着。去年深圳实行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试点后,登记条件放宽,他们终于顺利迈出自主创业的第一步。2013年,全国新登记各类市场主体1131.54万户,同比增长19.6%,比上年同期高出17.8个百分点。“市场主体发展数量的多少、经营规模的大小、科技含量的高低、产业结构的优劣,直接决定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质量,营造宽松平等的准入环境对于经济发展意义重大。”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长张茅表示。“面临经济下行压力,中央更加注重以改革统筹各项工作,这将成为今年宏观管理方式的最大创新,是今年能够实现良好开局的关键所在。”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聂高民说。中国改革,令世界瞩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中国代表穆尔塔扎·赛义德说,面对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局面,中国领导层专注结构性改革,将推动中国经济不断释放正效应。2月2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要向深化改革要动力,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稳定和完善宏观政策框架,确保经济运行处在合理区间,着力推动提质增效升级。“纵观世界经济大势,虽然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但要看到,中国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新型工业化、城镇化持续推进,区域发展回旋余地很大,这些都是今后一个时期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良好基础。只要我们牢牢把握住改革这个‘牛鼻子’,中国经济仍将大有可为。”周天勇说。

为鼓励新疆纺织企业加大投资力度,吸引更多企业来疆投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布在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十大优惠政策,即设立规模为200亿元的纺织服装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实施税收特殊优惠、低电价优惠、增加纺织品服装出疆运费补贴、使用新疆棉花补贴、企业员工培训和社保补贴、支持集中建设印染污水处理设施、加大对南疆地区支持力度、开辟出口加工区扩大进口棉花、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等。据测算,上述优惠政策的实施可使新疆棉纺织产品成本降低约10%。  在当前棉纺织市场需求萎缩,产品销售下滑,整个行业运营困难的情况下,新疆出台了纺织扶持政策,仿佛一针“强心剂”提振了市场信心,新野纺织就回应称,政策将有力提高其经济效益。  新野纺织称,目前其在疆生产能力约年产4万吨棉纱,新的行业支持政策实施后,其将享受棉花补贴、税费返还、运费补贴、优惠电价、扩大使用进口棉花等各项政策,将有力提高经济效益,进一步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通过调整产品结构,加大高档纺织品比例等,年可降低生产经营成本5000万元以上。

伦敦新市民贝罗特(Anthony
Perotto)和妻子外出共进晚餐时,有时点菜甚至不需要费劲说英语,脱口而出的母语就能解决这一问题。  49岁的贝罗特是一名律师。2008年,他拖家带口从意大利的米兰搬至英国。他说:“不论点什么菜,意大利语就能搞定。服务生大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意大利年轻人。显然,正如100年前一样,我们的国家再次成为了一个移民输出大国。”  过去14年来,意大利停滞不前的经济迫使该国大量劳动力,尤其是年轻人纷纷移民海外寻找新工作。欧盟成员国不同国家的居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任何一个成员国工作,为这些劳动力逃离意大利死气沉沉的就业市场提供了便利。今年5月,该国15~24岁的年轻人中,失业率高达43%。经济学家预测,意大利6月的失业率接近历史最高点。  令意大利政府头疼的是:如何算出多少劳动力正在逃离意大利?对该国经济又会产生哪些长期影响?  青年失业严重  同样身为年轻人,39岁的意大利总理伦齐正在想方设法阻止人才缓慢流失,并试图留住充满活力的大学毕业生,帮助意大利尽快走出经济衰退的泥沼。  不过,伦齐所属中左翼民主党负责制定经济政策的塔代伊(Filippo
Taddei)表示,劳动力市场通常在GDP上涨两个季度后才开始回暖,因此接下来几个月就业率不太可能有显著的变化。  今年5月,意大利失业率上升至12.6%,接近历史最高纪录12.7%。彭博对8位经济学家的一项调查显示,6月这一情况并未好转。  而欧元区18个成员国5月的平均失业率为11.6%,德国这个区内经济强国6月失业率更是低至6.7%。  在过去的11个季度中,意大利经济有10个季度均处于萎缩状态。去年最后一季度,经济增幅仅为0.1%。南部地区是2009年~2013年间意大利两次经济衰退的重灾区,该国政府支持的研究机构南部工业发展协会(Svimez)在最新的年度报告中表示,“在这5年间,意大利赤贫家庭的数量翻了一番,达到100万户。”  经济增长乏力  欧元区许多成员国的经济正在快速恢复,意大利也极力试图成为其中的一员。欧盟委员会7月3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虽然物价增长乏力,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但是欧盟民众对经济恢复的信心仍然增强了。受工业和建筑行业的推动,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从6月修正后的102.1上升至102.2。  总部位于罗马的意大利央行今年1月预计该国全年GDP增幅为0.7%,但在7月18日的报告中又降低了这一预期值。“尽管有迹象表明,意大利民众对经济的信心正在增强,但是经济恢复的动力依然不足。接下来,可能会爆发经济下行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周则预测,意大利今年的GDP增幅将减少至0.3%,而非此前4月份估计的0.6%。  黯淡的经济前景对伦齐来说无异于一记重拳。伦齐一直试图削减个人所得税1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827亿元),以帮助低收入者,拉动消费需求。民主党官员塔代伊说,意大利政府也准备进一步减少针对雇主和雇员的税收。伦齐在今年3月也表示,下一步减税计划是减少企业税100亿欧元。  劳动力外流势头难抑  意大利拥有6200万人口,其劳动力外流现象也许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更为严重。根据意大利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8年~2012年约9.4万名青年劳动力离开祖国。  2013年的形势更为严峻。仅在这一年,就有4.4万名意大利人从英国当局首次获得国家社会保险号。英国规定,劳动者一旦开始工作,必须在数周内加入社会保险,社会保险号是在英国工作必需的账号。据统计,英国每年新增的国家社会保险号的66%是发放给了意大利人。  除了英国之外,意大利劳动力也加速流进德国等其他欧盟国家。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人口统计学教授巴吉(Livi
Bacci)称,意大利的官方数据低估了移民的规模,“除了经济衰退的因素之外,低成本的航空飞行及部分人日益增加的财富也促使更多意大利人移民至其他欧盟成员国。”  巴吉说,这些移民海外的人仅有一小部分在数周之内去当地意大利领事馆登记,其他人如果不需要签署文件的话,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去登记。  28岁的安东内利(Marco
Antonielli)是意大利移民大军中的一员。2011年毕业于佛罗伦萨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后,他去了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一家研究机构。一年后,他试图在家乡找到一份新工作。  他说:“我在意大利发了很多简历,都没什么效果。现在,我希望能在海外实现梦想,而伦敦是最理想的城市。在找到合适的工作之前,我甚至愿意从事一些不那么体面的工作来攒点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葡亰平台游戏2927-官方登录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